當前位置:首頁 > 學習宣傳 > 史事縱橫 > 正文
  • 項南與大念“山海經”
  • 2018-12-11 來源:福建日報 作者:梁茂淦
  • 提起福建的改革開放,我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被全國人民譽為“改革開放五位元勳”之一的項南。

    198012月,中央任命項南為福建省委常務書記,不久又任命為中共福建省委第一書記。1981114日,項南肩負着黨中央“盡快開拓福建新局面”的重大使命來到福建。下了火車項南就直奔省委正在召開的地市縣委書記工作會議的會場。從幾天的會議中,他了解到當時福建的情況可以用“一窮二白”四個字來概括。政治上,“文革”形成的派系還十分嚴重,冤假錯案堆積如山,本地幹部和外省幹部矛盾重重;經濟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長期“實行備戰,準備打爛”的方針,除了一條為解放台灣而建的鷹廈鐵路之外,中央沒有一個大中型項目落戶福建,财政入不敷出,靠中央補貼,經濟十分落後。全省生産總值和人均收入全國排第23位和第22位,一些老、少、邊、島地區的人民還十分貧困。更為嚴重的是,各級領導思想僵化,觀念陳舊,對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制定的方針政策貫徹不力,中央關于廣東和福建實行特殊政策、靈活措施和在廈門辦經濟特區的文件發了兩年,還一直未行動。廣大幹部群衆的積極性被壓抑,迫切要求改變這種現狀。

    若要福建起飛快,就看思路解放不解放

    項南懷着對黨的事業和對人民的無限忠誠,以雄才偉略的大手筆和敢于擔當、敢為天下先的大無畏精神,解放思想,排除各種幹擾,提出并組織實施了一系列波瀾壯闊、驚天動地的新舉措,推動了福建改革開放事業的發展。我有幸在這位慈祥又才華橫溢的領導身邊工作了四年多,親眼見證、親耳聽聞了那一樁樁一件件深刻改變福建落後面貌,後來居上的大事。雖然時間過去30多年,但一想起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就心潮澎湃!

    項南和省委一班人首先抓緊思想解放和落實農業生産責任制這兩件最為緊迫的事。

    1981120日,項南在福建省黨代會上公開亮相,發表了《談思想解放》的即席講話。他講了7個問題,一是首要的問題在于學習;二是把祖國東南沿海前哨這個基地建設好;三是解放思想,不斷清除“左”傾思想的影響;四是自覺地維護安定團結;五是堅持民主集中制,堅持集體領導下的分工負責制;六是不要随便許願;七是不要一刀切。這篇被福建幹部群衆稱為“施政演說”的講話,針對福建存在的主要問題,旗幟鮮明地闡明了自己的看法。最後他滿含深情地說:“閩之水何泱泱,閩之山何蒼蒼,若要福建起飛快,就看思想解放不解放。”他的别開生面的演講,振聾發聩,令人振奮,被與會者譽為“多年來沒有聽過的好報告”“思想解放的宣言,八閩起飛的号角”。于是,全省掀起了思想解放、勇于改革、大膽開放的浪潮。省委派出一萬多名幹部組成的工作隊,經過短期培訓之後,深入全省各地開展“實踐是檢驗真理唯一标準”的大學習、大讨論,推動全省農村落實農業生産責任制,并用後者來檢驗前者。

    農業生産責任制的全面落實,是農村生産關系的大變革,徹底改變了長期束縛福建農村幹部群衆的極“左”觀念,廣大農民逐步從封閉、僵化的“一大二公”體制中解脫出來,成為獨立的生産經營者,生産積極性像火山一樣迸發出來。大包幹、包産到戶的當年,福建農業又獲豐收,糧食産量創曆史最高,各行各業興旺發達。

    這之後,項南和省委一班人創造性地推出了一系列振興福建的重大戰略措施和重要舉措,如大念“山海經”,建設林業、畜牧業、漁業、經濟作物、外貿、輕工、科技和祖國統一等八大基地,“給企業‘松綁’放權”“包字進城”“鄉鎮企業一枝花”“把廈門經濟特區擴大到全島”“以智取勝”以及改善基礎設施的十大項目(建設福州和廈門兩個海港、兩個機場、兩套電信,改造鷹廈鐵路,建設福廈鐵路、漳泉鐵路,整治閩江、九龍江,建設沙溪口電站、水口電站等)。其中,他傾注了大量心血的,就是關系福建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以及社會事業的長期發展的戰略——大念“山海經”。

    大念“山海經”是福建起飛的根本出路

    大念“山海經”的提出,不是項南心血來潮,而是在充分調查研究、總結群衆的實踐、認真聽取專家意見、省委省政府領導集體讨論的基礎上作出的戰略決策。

    1981127日,項南同志在他主持召開的吹風會上,首次提出了大念“山海經”這個醞釀了許久的想法。以商量、探讨的口吻說道:“大念‘山海經’是不是福建的根本出路?”與會的省領導展開了熱烈的讨論。絕大多數同志對這個充滿智慧、新意,又簡明扼要的想法表示贊同和支持。這讓項南增添了信心,但為了穩妥,他認為還需要深入調查研究,還要再請教更多的領導和專家,集思廣益。

    一貫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的項南同志帶着這個問題向省裡一些高校和科研單位專家請教。項南悄悄來到福建農學院原院長、我國著名農學家李來榮教授的辦公室,與他促膝談心,虛心向他請教。李教授敞開心扉地與之交流。李教授的真知灼見,從科學理論上給大念“山海經”提供了依據。項南感到與科學家的交談實在是一種精神享受,一種知識的升華!後來,成為項南家中常客的,除了侯學煜、李來榮等知名教授外,還有很多其他學科的專家、學者。制定發展戰略、舉措必須聽取與征求專家學者的意見。為此,198411月,他還專門制定了一個“福建科技月談會”制度,即每個月召集有關專家到省委來講課座談,與省委、省政府領導面對面地對話、溝通,開辟了促進決策民主化、科學化的新渠道。這個制度被全國科協系統傳為佳話。1981314日,項南在全省科技會議上明确地提出了要發揮福建優勢,必須念好“山海經”,即做好山和海的文章,向大山要财富,向海洋要财富。

    項南是個思想解放、很有見地的領導者,項南明确提出,福建人均隻有7分耕地,但山林和海洋則人均14畝,不能隻在7分地上打滾,不在14畝山海上做文章,否則福建的面貌永遠也無法改變。可以把有限的耕地多騰出一些來種經濟效益好的水果、蔬菜等經濟作物,然後再把這些運到外地,把玉米、高粱運回來;把香蕉、荔枝運出去,把蘋果、梨子運回來。這樣生意就做活了,就可以以商品促進經濟發展,改善人民的生活。他還說,香蕉、荔枝在全國隻有廣東、福建、廣西、雲南幾個南方省份的部分地方能種,而這兩種水果又是全國的緊俏水果,同樣一畝地比種糧食的價格高出一倍多,我們不種太可惜了。我們念“山海經”的目的,就是為了給社會提供越來越多的商品,滿足人民生活的需要。既然是商品,就得設法把它賣出去,如果賣不出去,豈不白念“山海經”了嗎?所以我們既要大念“山海經”,又要講“生意經”,貨通四海利财興。

    項南工作作風,曆來都是認真、嚴謹的,對重大戰略更是過細了再過細,有章有法的。為了征得人大代表更多更好的意見,他在198144日召開的省五屆人大三次會議上,以《解放思想和特殊政策》為題作了發言。談了“山海經”與“八大基地”的關系。他說,念“山海經”戰略,其實是一種方法、手段,建設八大基地,才是真正的目的。為了避免個人獨斷專行,他建議福建省人大常委會舉行“八大基地”審議委員會,結果得到全力支持。1981年秋,中共福建省委正式作出大念“山海經”、建設八大基地的決定。1984929日,福建省六屆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原則通過了《福建省八大基地建設綱要》。

    “山海經”成為福建的緻富經

    大念“山海經”深刻反映了福建省廣大幹部群衆改變落後面貌的迫切要求,得到大家的擁護和支持,成為向山向海進軍的行動綱領。

    漳平市永福鎮,早在南宋時期就是我國著名的花果之鄉,但在“文革”中,種花被批判為姓“資”名“修”,一度出現大砍花果的極“左”之風。項南深入調研,号召廣大花農念好“山海經”。年輕花農把各種名花遠銷北京、上海、南京、廣州和台港澳地區,出現了很多“萬元戶”。而後,他們引進台灣農民來種花種茶,創立國家級“台灣農民創業園”,生産的高山茶暢銷海内外。又種了十萬株櫻花,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櫻花園。永福也成為漳平縣富甲一方的鄉鎮。

    當時的連城縣賴源公社是個偏僻山區,全社山林38萬畝,占土地總面積的92%,是閩西最大的“綠色金屬”。但是,這個公社過去“以糧為綱”,強行把單季稻改為雙季稻,結果林業沒人搞,糧食也上不去,年人均收入從“文革”前的90元下降到1976年的40元。這真是“手捧金碗讨飯吃”。在大念“山海經”中,賴源公社認真總結前些年的經驗教訓,調整為側重發展林業,實行林農結合,收到顯著效果,人均收入107元、口糧735斤,都比過去翻一番。項南對賴源公社側重發展林業非但沒有丢掉糧食,反而促進了糧食生産的做法,給予高度評價和肯定,并向全省推廣。

    在大念“山海經”中,項南特别重視林業基地的建設和荒山的治理,強調指出,林業在生态和環境保護中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他說,林業涉及農業、工業、交通、生态環境,乃至于整個社會。保護森林,發展林業,是福建社會主義建設中一個重大的戰略決策。過去,我省有好些河流都可通船,現在不通了。因為植被破壞,水土流失十分嚴重,河道都被泥沙淤塞了。如果不迅速扭轉森林覆蓋率繼續下降的趨勢,不堅決消滅“森林赤字”,将整體上影響福建經濟的發展,還會危及全省人民的生存。

    長汀縣河田鎮水土流失非常嚴重,是全國極強度水土流失區之一,放眼望去,山光嶺秃,被人們喻為“火焰山”“紅色沙漠”,生态環境嚴重惡化,群衆生活艱難。19834月,項南等省領導帶領專家、科技人員專程到長汀河田考察。他們跋山涉水,走訪群衆,深入實地調查,總結出了《水土保持“三字經”》,明确指出治理河田水土流失的方針、政策和措施,具體提出三至五年使河田由“紅變綠”的第一步治理目标,并确定由省農業廳、林業廳、水電廳、水土保持辦公室、林科所、林學院、龍岩地區行署、長汀縣政府等八家分工承包到村,支援治理。經過十年的持之以恒的治理,由“紅變綠”的目标基本實現,河田極強度水土流失區的面貌發生了令人振奮的巨大變化,農業生産連年豐收,群衆生活明顯改善。19881月,全國政協原副主席楊成武将軍回到家鄉長汀,特地到河田考察了水土流失治理情況。當他看到昔日一座座光秃秃的山嶺,現在都披上了碧綠的新裝時,這位老将軍無限感慨地說:“河田水土流失問題封建王朝(清朝)沒法解決,國民黨政府也沒有解決,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很長一段時期我們也沒有解決,十一屆三中全會後解決了,找到了一條好路子,創造了人間奇迹啊!”

    1983915日,項南召集省農業廳和省水産廳的負責人和技術骨幹十多人,到沿海幾個縣進行了20多天的調研。這次調研的主題就是如何發揮福建海洋和内陸水域的優勢,加快福建經濟的起飛。事前就要求參加調研的人員做好準備,一邊深入實際調研,一邊發表意見,進行思想碰撞。在第一次福廈公路的行程中,大家經過反複讨論,确定以莆田“涵江養鳗場”為基點,大興養鳗業,為福建漁業發展闖出一條新路。通過調研,項南與專家、群衆經過熱烈認真的讨論之後,作出決策:把“鳗巷街”這個地方作為實驗基地,深入研究大力發展高效益、高質量的養鳗産業。接着,又組織全省各路專家,攻克了孵化、養殖和飼料關。後來,項南利用“科技月談會制度”,請省内各路專家發表解決鳗魚精飼料的意見。在項南的關心和支持下,第一批國産鳗魚精飼料制造成功了!與此同時,也造就了第一代水産飼料專家,建起了第一個以生産鳗魚精飼料為主營業務的福州海馬飼料有限公司,從此開辟了水産飼料專業化生産的新領域,開創了傳統水産養殖向現代化集約化水産養殖的大變革。飼料問題解決了,種苗又是本地的資源優勢,養鳗業似乎水到渠成了吧?事情沒那麼簡單。時間過去了一年多,搞來搞去,還是那麼幾個場,總産1000噸都還不到,距離“高效益、高質量”的目标一丈還差八尺呢!1984年夏,項南問水産廳的負責人,難道真的就搞幾個“景點”供人“參觀”?水産廳的負責人為難地攤開了賬本。他們說,建一畝鳗池,基建投資就要好幾萬元,加上飼料、機械設備等,動辄要好幾百萬元,這錢哪裡來?項南習慣性地摸了摸裝滿智慧的大腦袋,一時也很無奈。永不言敗的項南要求省水産廳好好做規劃,另外還組織一班人專門解決資金的問題。項南向他們提出了向世界銀行貸款的大膽設想。項南的思想和行動,讓很多人做夢也不敢想。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這2億美元的貸款終于到賬了,成功了!怪不得那時流行這麼一種說法:“跟着項南走,絕對有幹頭!項南加項南,幹啥都不難。”正是這筆資金的注入,福建省的養鳗業得到了快速發展。莆田、福清、長樂等縣成為主産區,邁出了向現代化産業發展的重要一步。從此,養鳗業開始自身積累,滾動發展,很快成為地方經濟的生力軍。據統計,1985年全省鳗魚出口創彙6億多美元,占全部出口農産品的82%。李先念副總理到福建視察時,項南陪同他參觀了莆田涵江養鳗場,聽了彙報後,李副總理跷起大拇指,興奮地贊揚說:“大念‘山海經’好!改革開放就是好!”

    實踐證明,大念“山海經”,是一項古為今用,大膽創新,完全符合福建實際、利省利民的決策。它改變了福建落後的經濟格局,為福建經濟的起飛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經過多年的艱苦努力,福建省在因地制宜發展經濟方面成績斐然。

    (作者系福建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原主任)

友情鍊接:

版權所有:中共福建省委黨史研究和地方志編纂辦公室、各設區市、平潭綜合實驗區黨史部門,技術支持:東南網
聯系電話:87874966 郵箱:zgfjlsw@126.com


福建黨史微信号